《燕云台》|电视剧简介

导语:《燕云台》讲述了铁血红颜,辽宫雄后萧燕燕的传奇一生。下面励志故事网小编为大家整理了《燕云台》|电视剧简介,希望大家喜欢。

《燕云台》|电视剧简介

《燕云台》是一部由蒋家骏执导,唐嫣、窦骁、佘诗曼等主演的古装传奇剧,于2020年11月3日在腾讯视频首播。

该剧改编自蒋胜男的同名小说,将视线瞄准大辽前中期的恢弘历史,讲述了辽宫雄后萧燕燕的传奇一生。

影片讲述了历史上著名的“萧太后”(唐嫣 饰)原是宰相萧思温与燕国长公主的第三女,天性聪明好胜,作为幼女又深得父母宠爱,对所有的事情都执着热情,不轻易放弃。她与韩德让(窦骁 饰)自幼青梅竹马,早订终身,却因为命运的捉弄偶遇辽景宗耶律贤(经超 饰),走入深宫成为皇后。但是,她以她的坚韧果断勇敢,弥补了耶律贤性格和健康上的短板,赢得了耶律贤的爱和信任,在耶律贤病重时被交托国政,最终成为辽国历史上最有权力的女人。

分集查询

第1集

天禄五年,归化州祥古山。世宗皇帝不顾祖制,册立南人女子为后,他向所有人展现了其效仿汉制的决心,却未曾注意到旧权贵对改革的反对,那场被血色浸染的祭祀礼,搅动了许多人的命运。十八年后,北府宰相萧思温之女萧燕燕长大成人,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深得父亲姐姐的疼爱,养成了敢想、敢说和敢做的性格。六院部耶虎古之子磨鲁古喜欢萧燕燕,但却打不赢她,反倒打赌输了自己的一匹好马。辽幽州军营处,器宇轩昂的长乐宫使韩匡嗣之子韩德让主持操练,旁人感慨,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群本是乌合之众的人被韩德让训练得纪律严明、军容肃立。有马受惊闯入军营,普通人难以驯服,皆被一一甩下,韩德让以一己之力驯服马匹,端得是好身手、好手段。这匹马是匹好马,但还需要驯服,谢将军见韩德让与马有缘,便把马送给他。谢将军还带来了明扆(耶律贤)托人带给韩德让的东西,看着他的信,韩德让想起了小时候被磨鲁古欺负,明扆挺身而出帮他的往事。耶律贤在信中让韩德让速回上京,没过多久,韩德让便策马往上京方向而去。上京繁华,沿街小贩和杂耍不绝如缕,显得热闹非凡,韩德然在街上与萧燕燕迎面相遇,萧燕燕认出韩德让胯下的马是草原上最好的马—竹批双耳峻,顽劣的她为了得到这匹马,故意使计引马受惊,韩德让为马儿惊吓了她而道歉,没想到萧燕燕说买下他的马,韩德让开玩笑说卖给她六两钱,没想到萧燕燕直接把十两钱给他,不顾韩德然的好心提醒毅然骑上马,马儿受惊加倍,在上京的街道里乱窜,惊扰了不少人。受惊的马闯入法场,被大人误以为是劫法场的人,顿时刀剑毕现,萧燕燕从马上摔下,跟随而来的韩德让眼疾手快将她接住,之后萧燕燕拿出北府宰相的令牌,并声称韩德让是府中的马倌,这才避免了误会。但萧燕燕还是执意要这匹马,韩德让被她威胁得没了办法,只好将马给她,萧燕燕得意的扬长而去。彼时的萧思温次女萧乌骨里,和众多女子玩猜谜赢得对方朱钗饰品,对方不肯给,萧乌骨里动手抢,一时之间乱作一团。萧乌骨里的大姐萧胡辇出题、调和,让对方甘拜下风,也自愿向萧乌骨里鞠躬道歉,萧胡辇有大家风范,让她们各自拿回自己的饰品。训了萧乌骨里几句,像往常一样,萧乌骨里撒娇,萧胡辇也拿二妹没办法。韩德然去见耶律贤,他们十几年没见,这长达十几年的个中酸楚即使不与人道,他们也深知对方的不容易。耶律贤说,当年的祥古山之变,耶律璟利用察割之乱篡夺了辽世宗的皇位,耶律贤这些年隐忍负重,就是为了给父亲复仇,韩德让表示他回来了,定会伴他左右。瑟瑟礼上,得知萧燕燕花了十两金买了一匹马,萧乌骨里惊讶不已,但萧燕燕志在用这匹马在射柳大赛出彩。萧乌骨里平日只喜欢穿衣打扮,不知为何在瑟瑟礼上祭祀一棵树,向它祈祷,萧燕燕跟她解释了一番,姐妹三人虔诚地系线祈祷。萧乌骨里问萧燕燕有无喜欢的男孩,她因这话想起了不久之前救自己的韩德让。耶律贤告诉韩德让,他是耶律阮之子耶律贤,如果要匡扶社稷,就需要得到后族人支持,而韩德让在射柳大赛上夺冠成为郎君军统领,则能让他更好地接近他们要接近的人。末了,明扆还交给他一样先帝之物。祈祷系线到一半,萧燕燕不肯再系了,她想像男人一样在草原上奔驰,领兵打仗,而不是在这里祈祷,大姐让她不要想这些不着边际的事,可是萧燕燕性子奔放自由,有着像述律太后那样的雄心壮志,根本不甘心平凡一生。上京的耶律李胡府,皇太叔耶律李胡让耶律喜隐在明天的射柳大赛上拔得头筹,取得兵权,耶律喜隐让父亲放心。此时,北府宰相萧思温也收到了耶律李胡的信,说是春捺钵即将到来,期待与他一见,看完信后萧思温毫不犹豫地将信烧掉。萧思温叮嘱三个女儿近日不要出门,就听到韩德让要与他见面,萧思温本不想见,听到祥古山三个字后变了脸色,改变态度让人带韩德让进来。萧燕燕与韩德让遇见,后者将十两金还给她,而后进去见萧思温。韩德让拿出先帝之物,让萧思温三思,考虑是否在春捺钵时与他见上一面。萧思温睹物回想往事,心里也明白一旦他收下这个玉佩,与玉佩的主人见面,将意味着今后大辽该何去何从。萧燕燕闯入,误以为韩德让是为了要回乌云盖雪,所以来府上找萧思温要钱,萧燕燕将韩德让拉出去,没想到韩德让坦然把马送给她,还说了一些让萧燕燕捉摸不透的话。

第2集

萧思温问萧燕燕,韩德让跟她说了什么。萧燕燕如实相告,韩德让告诉她日后有人问起今日之事,就说为了马来府上要钱,这样说对她好也对萧府好。萧燕燕好奇当年详古山发生了什么事,是跟她的身世有关,或是跟她的母亲有关。萧思温气得拍桌子,训斥萧燕燕胡乱猜测。萧燕燕不问便是,而射柳大赛马上开始,她是一定要参加。萧胡辇问萧思温韩德让找他什么事,萧思温感慨一边是天下百姓,一边是谋逆大罪,自己一时也难以抉择。只不过耶律璟多疑,若萧家成为太祖系三支的争夺对象,稍有不慎萧氏后族将遭灭顶之灾。萧胡辇自幼跟韩德让相识,萧思温安排萧胡辇去见韩德让,表明他愿意跟玉佩的主人见面之意。今日就是射柳大赛,萧燕燕和大姐二姐在观看,看着参加决赛的人,萧燕燕多希望韩德让也能参加,没一会就看到韩德让的身影,心中窃喜。二姐乌骨里见萧燕燕替韩德让说话,戳穿她喜欢上韩德让的心思,萧燕燕不愿承认。穆宗耶律璟听说耶律贤身子不适的消息,决定等射柳大赛结束就去看望。耶律璟想知道有谁进入决赛,在名单上看到耶律喜隐的名字有些担心。弟弟耶律罨撒葛以为耶律李胡一家没必要担心,这个耶律喜隐烂泥扶不上墙,不过耶律璟还是叮嘱耶律罨撒葛不能掉以轻心。比赛马上就要开始,萧胡辇发现萧燕燕和磨鲁古都不见身影。此次射柳大赛的规则是七颗柳枝代表七位参赛者,每位参赛者只有射中与自己颜色相对应的柳枝,手接不落地者为胜者,而夺冠者除进郎君军领兵,还可获主上亲自赐刀的荣誉。就在大家为没有见到磨鲁谷奇怪之时,萧燕燕拿着磨鲁古的令牌闯进考场。耶律罨撒葛问耶律璟要不要将萧燕燕赶出去,耶律璟没有同意,他从未见过一个姑娘家参加射柳大赛,觉得挺有意思的。比赛时,萧燕燕和韩德让不相上下,耶律喜隐故意使诈,萧燕燕险些落马,还是韩德让在一旁将她扶住,最后韩德让拔得头筹。耶律璟传旨要给韩德让亲自赐刀,召他前来。韩德让劝萧燕燕赶紧离开,萧燕燕不服气,刚刚若不是有人使诈,她定赢了韩德让。韩德让提醒萧燕燕犯的是欺君之罪,担心会惹怒性情不定的耶律璟。可这时,耶律璟却传萧燕燕和韩德让一起上前来。耶律璟封韩德让为大辽郎君军右统帅,并且亲自为他赐刀。耶律璟看见一旁的萧燕燕,正准备发话时,被打晕的磨鲁谷醒来,发现令牌不见,大喊有刺客。耶律璟本就疑心重,害怕得躲在耶律罨撒葛身后。萧思温见状介绍不是刺客,而是他的幼儿萧燕燕,是他教女无方,请主上降罪,萧胡辇也上前为妹妹求情。萧燕燕见状站了出来,解释此事是她一人所为,是她打晕的磨鲁谷,拿走的令牌,是她欺君犯上,甘愿受罚,只不过她这么做是为了大辽。述律太后常说大辽儿女要时刻心系大辽,今天这么做不是为了出风头,更不是无理取闹,只是想证明身为女儿身,一样可以带兵打仗。耶律璟听了萧燕燕这番话,感慨萧燕燕跟当年的长公主一模一样,也只有长公主才能生出这样性格的女儿,他很喜欢。射柳大赛结束后,耶律璟来看望耶律贤,故意试探问他这段时间皇族宗室和后族是否异动,而马上开始春捺钵,他也会失去王城宫墙的保护,这对那些要谋害他的人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耶律贤也是太祖系三支,是否也想杀了他取而代之。耶律贤提起耶律璟当初的誓言,耶律罨撒葛则特意命人熬来汤药,耶律贤婉拒,声称服用此药多年,病情不见好转,想必是命中注定,结果却被逼喝下汤药。就在耶律璟准备离开时,在里屋的韩德让不小心碰到竹简弄出动静。耶律璟向来多疑,令人查看。韩匡嗣进里屋查看,看到儿子韩德让,对耶律璟谎称是风把窗户吹开,耶律璟这才放心离开。契丹人以游牧为生,以车马为家。自太祖提倡农业以来,逐渐过上农耕和定居的生活,但主上仍需保持先祖在游牧生活中养成的习惯,随四季变更迁徙行宫所在,并需在马背车帐之上议政治军,这种独特的生活和议政方式就是捺钵,对年轻人来说最期待的就是捺钵途中年轻男女自由相会的跳月大会。萧燕燕因射柳大赛上之事向姐姐们道歉,二姐乌骨里邀萧燕燕一起参加晚上的跳月大会,萧燕燕婉拒,担心又闯祸。耶律璟喜怒无常杀了一名侍女,另一名侍女安只吓得跑了出去,遇到了耶律喜隐,寻求他的帮助。跳月大会上,耶律喜隐看见萧胡辇,想起父亲的话,他们要有意识接近北府萧思温,而萧思温的软肋就是三个女儿。耶律喜隐开始接近萧胡辇。

第3集

萧胡辇不屑一顾而拒绝耶律喜隐,让他还是跟别的姑娘说这些甜言蜜语。然而萧乌骨里却深陷在耶律喜隐的甜言蜜语中,还同他共舞一曲。萧胡辇与韩德让相见,听他说了南边的奇遇,只是好奇主上耶律璟疑心那么重,他竟还愿意帮耶律贤,难道仅仅是因为忠诚。韩德让说道还有他的选择,耶律贤想要推行汉制改革,走世宗皇帝当年未走完的路。萧胡辇终于明白韩德让为何那么信任耶律贤,同时转告父亲答应与玉佩主人见面之事。萧燕燕找到韩德让,射柳大赛上她是被小人使诈差一点就赢,今日必须跟韩德让决出胜负,提出比试摔跤。比试时,韩德让将萧燕燕摔到一旁,却不小心跟萧燕燕吻在一起。韩德让有些不知所措,解释他是无意的,其实心里正美着呢。这么多人可看着呢,萧燕燕害羞得跑开了。晚睡前,萧燕燕还在想着跳月大会上她和韩德让的那个吻,心里甜蜜。萧胡辇给父亲送去奶茶,萧思温问起两个妹妹有没有休息了。萧胡辇说起估计她们在跳月大会上见到喜欢的男孩子,这会还在说心事闹腾着。眼下时局不稳,太祖系三支暗流涌动,主上又生性多疑好杀,萧思温叮嘱萧胡辇一定要好好管着两个妹妹。萧思温关心萧胡辇有没有男子向她表白,萧胡辇说起李胡家的喜隐故意接近她,不过被她拒绝了,现在大家都盯着萧家,她不想授人以柄。萧思温心疼萧胡辇受了委屈,承诺以后会给她许一门好的亲事。萧胡辇明事理,她是家中长女本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只希望两个妹妹有个好归宿。自从母亲离世后,一直是萧胡辇这个大姐照顾两个妹妹,萧思温是特别心疼,其实萧胡辇也还待字闺中,萧思温劝她日后要多多为自己考虑,希望她永远平平安安,快快乐乐。韩德让将玉佩还给耶律贤,虽说萧思温答应见面,但他们也不能太乐观,此次耶律贤随捺钵,他心里不安,况且主上至今对耶律贤有试探心理,要万分小心。耶律贤理解,只是他必须冒这个险,这是唯一的机会,韩德让会尽快安排他们见面的时间。御医迪里古请耶律贤降罪,说是前些日子太平王耶律罨撒葛送来的补药被他不小心给折翻了。耶律贤于是安排楚补去太平王那边再拿一些药来,故意将他支开。耶律贤扮作韩德让的侍从出营帐准备与萧思温相见,谁知他们刚离开却被楚补发现,赶去向太平王汇报是往后族的营帐去,但因着急来报,不能确定是不是去了萧思温的营帐。耶律贤与萧思温相见,分析当今形势是内忧外患,而他准备重走先帝之路,重新推行汉制改变,强化王权威严,内乱平定后恢复科举制度,广纳良才。萧思温感慨耶律贤很像他的父亲世宗皇帝,但耶律贤更沉稳,更让人放心。韩德让和萧胡辇在帐外守着,却见一急促的马队来得蹊跷。韩德让去营帐通知,让萧胡辇拖住耶律罨撒葛。待耶律罨撒葛赶来,只见萧思温一人在营帐内。侍从汇报营帐后方有两个人鬼鬼祟祟离开,耶律罨撒葛令人去追。萧燕燕看到韩德让和耶律贤,明白他们遇到麻烦,机灵地放走马群阻止追兵救下耶律贤。耶律贤似对萧燕燕一见钟情,萧燕燕见耶律贤身子不适,主动提出骑马送他回去。萧燕燕送耶律贤到王帐外,猜测他是王族的人。耶律贤否认,谎称就是跟朋友约了见面。耶律贤想知道萧燕燕的名字,萧燕燕没有告知,离开时掉落东西被耶律贤捡了去。萧燕燕看见韩德让在草垛找耶律贤,故意逗他,只不过她今日出手相救,韩德让可是欠她一个人情。萧燕燕决定从现在开始喊他德让哥哥,不过这个不是还人情,韩德让表示只要不违背仁义道德,自己必定履行诺言。耶律罨撒葛来到耶律贤的营帐,不见耶律贤身影,却在耶律璟的营帐见到耶律贤。待耶律贤离开后,耶律罨撒葛向耶律璟说起自己的怀疑,只是牧场惊马的搅乱,一时无法确认那人是不是耶律贤。耶律璟不想打草惊蛇,安排耶律罨撒葛负责调查此事,他们明日回京,若发现耶律贤有任何异心,只能除掉。萧乌骨里被耶律喜隐的花言巧语蒙骗,交出真心。耶律罨去见萧胡辇,想送她东西,无奈想送的宝刀、骏马她都有,劝她如花的年纪不能只考虑妹妹。萧燕燕和韩德让坐在草原上谈心,萧燕燕忧心着当今主上暴戾,太祖系三支整日勾心斗角,百姓朝臣人人自危,大辽急需改革。韩德让意外萧燕燕年纪轻轻竟然知道这些,问她大辽应该怎么改革。

第4集

萧燕燕也不太知道怎么改革,多想像述律太后一样聪明,虽说述律太后做了一些大家不喜欢的事,但每次都在最关键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人人都说述律太后偏好旧制,却没有看到是述律太后阻止太祖皇帝保全了许多南臣。韩德让感谢萧燕燕,今天对她有了新的看法。耶律贤看着双鱼玉佩,听说这是燕国长公主之物,明白萧燕燕是萧思温的女儿。今日可是多亏萧燕燕,自己才有惊无险,并且相信他们还会再见面的。回京路上,耶律璟一行遭遇刺客埋伏袭击。耶律贤见刺客要杀耶律璟,逼不得已挡在耶律璟面前,自己被刺一刀。好在这一剑只是外伤没有伤及内脏,韩匡嗣指出主上武艺高强,何须耶律贤出手以身冒险挡在耶律璟面前。其实耶律贤也是迫不得已为之,刺客不仅想杀了主上,还想杀了他,倒不如将计就计挡在主上前面,还能消除主上对他的疑心。而太祖系三支,刺客想要同时除掉他和主上,只能是李胡。刺杀失败,耶律李胡对属下是大怒。耶律喜隐以为行动已经失败,现在应该好好想想怎么善后。耶律李胡让耶律喜隐去于越府上向屋质大王求助,就说是怕昏君滥杀无辜。耶律喜隐担心屋质大王不肯为他们出面,李胡愤愤不平,当年若不是屋质大王从中斡旋,使得支持他继位的太后做出让步,哪有耶律璟的今天,所以屋质欠他们这一支一个皇帝之位。耶律贤问侍从婆儿他的双鱼玉佩,婆儿收了起来,不过已经碎裂,多亏这枚玉佩挡了一下,耶律贤才没有受到重伤,耶律贤安排婆儿找工匠看看是不是能补起来。韩德让告诉耶律贤,李胡让喜隐去勾引萧思温的女儿,倘若萧思温被耶律璟猜忌对他们十分不利,所以太平王府得有人游说一番,越早将李胡和喜隐拿下,他们就越安全。而现今的上京,只有虎古大人的话太平王才略听一二。耶律贤发现韩德让对萧思温家的女儿很是了解,同时关心他这个年纪一般都成婚生子,他怎么就没有关雎之思。韩德让以为大业未成,不敢耽误姑娘,不过他发现耶律贤今日甚为奇怪,一直在追问此事,莫不是心中有了什么人。耶律贤自然否认,韩德让认为耶律贤是可以考虑成婚的,而他成婚则与后族。耶律贤问起萧思温家女儿怎么样,韩德让觉得太祖系三支都想得到萧思温的支持,所以现在不是时候,过多的瓜葛会太引人注目。喜隐要见屋质大王,原本想带乌骨里一起见面,无奈屋质大王只见喜隐一人。喜隐说明来意,屋质大王不愿出面,还请喜隐转告李胡,耶律一族经不起再折腾,他们还是好自为之。屋质大人不肯出面,喜隐便利用乌骨里,现在只有她爹能帮忙。乌骨里被爱情蒙蔽双眼,回到府上就要见父亲,不过萧思温不见任何人,并且下令喜隐府里的事一件都不准说。罨撒葛以李胡府涉嫌行刺为由,将李胡和喜隐软禁。边关告急,南军北伐,南主御驾亲征,已经连克数州,不日将抵幽州城下。萧思温立刻上报主上,主上却喝得烂醉,萧思温大怒,大辽危在旦夕,主上却烂醉如泥。太平王安排萧思温拥主上登车亲征,捺钵刺杀案发生不久,他得留在京中调查真相,免得喜隐他们趁机发难。乌骨里趁父亲不在书房偷走通关令符,萧燕燕见乌骨里走出来,听说她要去见喜隐,出言提醒喜隐是刺杀主上的主谋,不能与喜隐有任何瓜葛。乌骨里说喜隐是被冤枉的,而她保证去看望完就回来。李胡叮嘱喜隐,若是有任何差池,他会把全部罪责担下来,但他只有一个要求,喜隐一定要夺回属于他的位置。乌骨里潜进李胡府中,将通关令符交给喜隐,这一幕正好被罨撒葛撞见,误以为萧思温勾结李胡谋杀主上,而令牌就是证据,将乌骨里押入大牢。闻讯的萧胡辇很是着急,又听说萧燕燕知道乌骨里去找喜隐之事,情急之下训斥萧燕燕。

第5集

李胡在罨撒葛面前故意诬陷萧思温、韩匡嗣和虎古全是他一党的,要知道大辽上下可人人盼他们兄弟下台。萧胡辇着急找来大凛和韩德让商量此事,萧胡辇担心乌骨里娇生惯养,何曾吃过这种苦头。可是李胡在牢中咬出不少人,其中还包括萧思温和韩匡嗣。李胡这是知道自己死路一条,把所有人拖下水,无非就是想看主上会不会把他们都杀了,要不然就逼着所有人谋反,主上生性多疑,李胡这是要置他们于死地。韩德让担心罨撒葛写信去往幽州通知主上,这样萧思温也是难以幸免。萧燕燕建议去驿站截密信,由她骑着乌云盖雪去,定能追上信使。萧胡辇没有同意,令人看着萧燕燕。此时罨撒葛已经写好密函,令信使快马通往幽州上报主上。萧燕燕偷偷跑了出去,留下一封信道兵贵神速,自己先去截密函,再去幽州通知父亲。韩德让不禁夸萧燕燕行事果断,提出他去把萧燕燕找回来,并向萧胡辇保证会护萧燕燕周全。萧燕燕抄小路先来到前面驿站,守株待兔要截密函。萧燕燕故意放火,趁着浓烟缭绕想要夺走有密函的包袱,却被发现身中一箭。关键时刻,韩德让及时赶来将她救下。萧燕燕心系密函想要继续去追密函,韩德让担心萧燕燕的伤势,安慰萧燕燕先养好伤,再去幽州想办法。韩德让帮萧燕燕挖出箭处理包扎伤口,萧燕燕自责没用只会闯祸,没有截下密函打草惊蛇,不仅自己受伤,还连累韩德让。韩德让不仅不怪萧燕燕,反而柔声细语安慰萧燕燕只是不懂政治的残忍和无情。其实小时候萧燕燕一直听父亲讲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当真,直到今日才明白那些不是故事,而是很残忍的事情。夜里,韩德让准备好帐篷,喊萧燕燕进去休息,他则在帐外守着。萧燕燕发现外面挺冷的,喊韩德让一起进帐篷。韩德让婉拒,不想他们同帐毁了萧燕燕的名声。萧燕燕不以为意,这里只有他们和乌云盖雪,难道乌云盖雪会说出去吗。韩德让没有再推辞,他和萧燕燕躺在狭小的帐篷里,萧燕燕睡不着找韩德让说话,担心擅自跑出来惹大姐生气。韩德让说萧胡辇自然很生气,不过长姐如母萧胡辇心里是担心的。萧燕燕好奇韩德让是喜欢大姐这般成熟稳重的女孩子,还是像二姐这般聪明又漂亮的女孩子。韩德让明白萧燕燕的意思,笑着说自己喜欢勇敢的女孩子,意在说萧燕燕。今天一路找萧燕燕,担心以后再也见不到,要她答应自己以后再也不做这么危险的事。萧燕燕答应韩德让以后会好好保护自己,同时祈祷天亮得慢一点,想要跟韩德让多相处一会。夜里,萧胡辇被噩梦惊醒,担心从小娇生惯养的乌骨里在大牢里怎么吃得了那样的苦。次日天一亮,萧胡辇便亲自登门太平王府为乌骨里向罨撒葛求情。之前罨撒葛说过,不管萧胡辇提出任何要求,都会尽力满足,知道她今日来是因乌骨里出事,虽记得许诺,但并不包括谋逆之事。萧胡辇了解乌骨里不可能做谋逆之事,是被喜隐的花言巧语蒙蔽。罨撒葛可是在狱中亲耳听到乌骨里发誓要跟喜隐同生共死,萧胡辇为乌骨里担保,罨撒葛问萧胡辇,若有一日乌骨里罪证确凿再被抓获,她是否会为今日的言语付出代价。萧胡辇表示自己愿意承担所有的罪名,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妹妹的性命,愿意为了亲人牺牲自己。罨撒葛听了特别心疼,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萧胡辇他又有些不忍心。罨撒葛说了自己的事,原配王妃去世已经一个人生活五年,明确要萧胡辇当他的女人。虽说身为太平王想要嫁他的女子不计其数,但她们看中的只是他的身份。萧胡辇坦白,自己眼中他也只是太平王,自己并没有真真切切感受到他这个人。罨撒葛听了一把将萧胡辇揽在怀里,他今日是太平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明日就可能是阶下囚身首异处,渴望有一个怀抱让他觉得温暖。期待将来有一天落难,也有一个人能像萧胡辇一样能为他冒险,希望萧胡辇把对妹妹的真心分一半给自己,愿为她甘冒万死。罨撒葛了解萧胡辇,亲自带她去大牢见乌骨里。乌骨里求萧胡辇救她出去,萧胡辇答应会救她,乌骨里却也想萧胡辇救出喜隐,萧胡辇大怒,喜隐连累父亲被诬陷跟李胡谋反,自己恨不得杀了他,怎么可能救他。罨撒葛送萧胡辇出门,还贴心让她先回去休息,不想她在这种心情下做出后悔的决定。离开时,萧胡辇还将母亲留给她的手镯给了罨撒葛。另一边,韩德让和萧燕燕来到幽州与萧思温、韩匡嗣见面,萧燕燕听说没有截下密函想要去偷出来。萧思温没有同意,现在是大人的事情,让他们小孩子不要关心。韩德让今晚住在南京三司使李继忠家,萧燕燕提出要跟韩德让一起住。萧思温不同意,韩匡嗣想着李继忠正好有个女儿,可以和萧燕燕作伴,萧思温这才不情愿地答应下来。李继忠的女儿李思对韩德让心生爱慕,听说韩德让前来是特别开心。韩德让向李思介绍萧燕燕,李思看到萧燕燕身上的伤,虽说韩德让已经帮忙包扎过,但萧燕燕毕竟是姑娘家,韩德让包扎得未必仔细,亲自帮萧燕燕包扎了伤口。萧燕燕的衣服破了,李思安排侍女给萧燕燕换件衣服。侍女有些为难,她们只有汉服。萧燕燕并不在意,表示她喜欢汉服。李夫人听说韩德让来了,准备等这次兵围解了,就去找韩匡嗣提李思和韩德让的婚姻之事。

萧燕燕(唐嫣 饰)

宰相萧思温与燕国长公主的第三女。她天性聪明好胜,作为幼女又深得父母宠爱,对所有的事情都执着热情,不轻易放弃。她与韩德让自幼青梅竹马,早订终身,却因为命运的捉弄偶遇辽景宗耶律贤,开启了传奇的一生。与耶律贤育有一子耶律隆绪。儿子即位后作为太后临朝称制,后以太后身份再次嫁给韩德让,成为辽国的统治者。

韩德让(窦骁 饰)

辽国汉族大臣,是英勇聪明的摄政王,和萧燕燕自小青梅竹马,并且一直爱着对方。辽景宗崩逝后为辅政大臣默默陪在萧太后身边,匡扶国政,后有与身为太后的萧燕燕成婚,最后病逝。

萧胡辇(佘诗曼 饰)

宰相萧思温的与吕不古的长女,乌骨里及萧燕燕的大姐,辽国女战士,擅于督察军事、开拓领土、指挥三军统兵作战,为辽国立下不少功劳。齐王罨撒葛的妻子。之后与他亲妹妹反目。

耶律贤(经超 饰)

辽国第五位皇帝辽景宗,萧燕燕的丈夫,深爱着萧燕燕,知道萧燕燕与韩德让青梅竹马的恋人,还是用权力把萧燕燕从韩德让身边抢过来,与萧燕燕育有一子耶律隆绪。最后因病去世,把辽国交给皇后萧燕燕治理。

罨撒葛(谭凯 饰)

辽国第三位皇帝辽太宗的次子,耶律璟同父同母的弟弟,耶律贤的堂叔,萧胡辇的丈夫。

台前幕后

幕后花絮

1、该剧是唐嫣、窦骁携手再度合作。

2、卢杉一改往日形象,大胆挑战全新角色,在剧中饰演天真烂漫又稍许娇纵任性的草原儿女乌骨里。

拍摄过程

2019年4月,由蒋家骏执导的《燕云台》开机。

剧集档期

2020年11月3日,《燕云台》宣布定档,从11月3日起腾讯视频全网独播。

剧集宣传

2019年10月30日,电视剧《燕云台》首次曝光概念海报及剧照。

2020年3月,电视剧《燕云台》发布剧照。

2020年6月23日,电视剧《燕云台》曝光剧照和片花。

2020年6月,电视剧《燕云台》曝光了首支蜕变版剧情预告片。

2020年7月,电视剧《燕云台》曝光角色剧照。

2020年8月2日,电视剧《燕云台》曝光姐妹情感篇预告。

2020年10月27日,唐嫣、窦骁、佘诗曼等主演的电视剧《燕云台》发布“捺钵主题”群像海报。

2020年11月3日,电视剧《燕云台》发布射天下群像海报。

创作改编

该剧改编自蒋胜男同名小说。

后期制作

为了保证《燕云台》最大限度还原历史,该剧的美术、服化等部门充分搜集辽代文物相关资料并进行实地调研,剧中大部分道具都是根据契丹墓葬出土实物进行复原而来;礼仪组则根据《辽史》及相关文献记载进行设计,力保最大可能再现契丹礼仪制度。[4]

幕后班底

实力强大的演员阵容和专业严谨的幕后团队可见《燕云台》希望带给观众优质作品的决心。导演蒋家骏拍摄了诸如新版《倚天屠龙记》、《神话》、新版《射雕英雄传》等为观众所喜爱的古装大戏,对于古装剧恢弘场面的把握再现尤为擅长。美术指导赵京在《夜宴》《天下无贼》《集结号》等作品中创作了给人以强烈视觉冲击的场景画面,造型总监黄薇在《楚乔传》《小时代》《海上牧云记》《远大前程》等作品中的服化造型亦令人印象深刻。专业的幕后团队匠心护航,力求为观众还原那一段风起云涌的磅礴历史。[4]

角色关系

剧集争议

2020年11月5日,《燕云台》作者回应剧情争议,她表示“我不止是写了关于辽国的故事《燕云台》。”还写了其他朝代的故事。随后,《燕云台》作者再发文称,“我写这个系列的初心是希望以史为鉴,探寻在当时为何会形成宋辽夏三朝并立的情况,宋有什么缺失错误,辽和西夏又是为什么能传续下去。秦一统天下,不代表法家绝对正确;汉初用黄老之术,是楚文化;汉武时独尊儒术和盐铁论,是齐鲁文化。“粉历史”如果只走向闭目塞听和党同伐异,与当下无益,于未来有害 ”。据悉,《燕云台》开播以后,有网友质疑故事不符合历史事实,从而引发了争议

  •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燕云台》经典台词大全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