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相信

作者:孟维

  前些天,做了一个眼部小手术,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躺在无影灯下。因为只是眼部麻醉,所以还有意识,还能想,还能另一只眼睛看世界。

  躺在无影灯下,听着医生的手术刀在眼睛上刮剥的沙沙声,一只眼睛看着柔柔的灯,突然想到一个命题:把自己交出去。

  当我们决定"把自己交出去"的时候,我们有什么选取?选取相信,选取配合,选取投入,还是选取怀疑,选取彷徨,甚至选取不合作,选取对抗?

  我选取相信!我把自己交给了医生,我相信医生在尽他的力,医治我的病。

  童年的一次经历,奠定了我的"相信"。

  我的童年经常跟随父母在安徽大别山里转悠。留在记忆深处的是大别山里漫山遍野的映山红。每读林徽音的诗句"最美人间四月天",我都想加一句,"四月最美映山红"。

  1967年,红色风暴席卷着全中国,燃烧着每一个人。一天深夜,我突然醒了,看见妈妈在哭,在昏暗的灯光下写着什么,我顿时紧张了。一会妈妈开门出去了,我紧张地跟了出去。妈妈去了厕所,很长时间没有出来,我想哭,像是一种"把自己交了出去"的无助。妈妈出来了,看见嗦嗦发抖的我,一下抱紧了我。

  第二天早晨起来时,妈妈已经上班去了,我看见桌子上的一个瓶子里,插着映山红,火红火红的映山红。从此,我相信映山红是红色的。从此,当我把自己交出去的时候,我愿意选取"相信"。

  “人生岁月中,每一个人都有许多次"把自己交出去"的时候。”

  我们求学时把自己交给了学校,我们工作时把自己交给了单位,我们恋爱时,把自己交给了对方,我们加入一个组织时把自己交给了信仰······,每一次交出去,我相信我们选取的大都是"相信"。

  有次回国,一位中学同学聊起了他的经历。同学很能干,很早就被提拔了,但在提到副县职岗位时遇到了挫折。他告诉我,当时组织上已经考察过了,也和他谈了话,亲戚朋友也提前向他表示了祝贺。但任命文件下来,副县职给了一位女同事,他还是科级,组织给了他一些解释,他虽然沮丧,但选取了"相信",相信组织的解释和安排。以后仍然用心工作,用心配合。几年后,同学被越级提到正县职的岗位。

  我问他,也许你错过了那次机会,就始终停留在科级的位置上了,你不抱怨?他说,如果你选取抱怨,你真的就不再有机会了,如果你选取相信组织,你还有机会。我说,你这是另一种机会主义者。他正色说,很多时候,如果你想前进,除了相信,你别无选取。

  是啊,选取"相信",并不仅仅仅是人生观,是信仰,也是智慧,是人生的务必。

  还是在中国,我斥责一个外科医生同学收红包。他苦笑着说,他敢不收吗?不收红包,病人和家属就不相信你会尽心尽力地做手术。

  因为不相信,有人就会一面笑脸相迎,一面准备着随时翻脸。选取"不相信",其实也是很可悲的,他只能活在"自我"中。

  无影灯下,当我决定把自己交给了医生,我当然把"相信"也交给了医生。

  除了"相信",还会有别的选取吗?

  • 本文已影响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上一篇:我们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吗 下一篇:不让金钱控制自己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