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需要学会原谅

不是为了多出一篇心灵鸡汤,主要是自我救赎吧,期望透过这样似乎有点仪式性的写作,最终让自我释怀,放下那些不再重要的担子,简单地去应对未来。

  原谅可能分很多种,我想要写的,主要关于原谅别人和原谅自我,这也就是我所说的担子。

  与人相处,总会出现各种矛盾,这是很正常的。

  以前看到过这样的一段话。两个人交流时,其实是六个人在交流:你以为的你,你以为的他,真正的你;他以为的他,他以为的你,真正的他。你想,那里边会有多少误会和误解?你总在和“你以为的他”交流,你明白“真正的他”的想法吗?

  事实也正是如此,误会难免,矛盾常见。一旦这样的矛盾升级便会造成当事双方发生冲突,怨恨不断累加,继而造成对自我对对方的二次伤害。而我,就是自我的受害者。帮派名字大全

  01

  都是特定条件下作出的合理反应

  小时候,身体状况不佳,进食后经常莫名反胃,出现呕吐。也是因为年纪小,每次出现状况时都不知所措,然后就有意无意地做出一些令人反感的事儿。我感觉大家都不喜欢我,久而久之,性格就有些孤僻。中年人生

  幼儿园里,吃完早餐,在园子里静静坐着,等着上课,突然感觉反胃想吐,周围有很多小朋友在玩,不想在大家面前表现得这么不堪,就努力憋着,捂着嘴跑到一个房间里。这个房间是小朋友们午休的房间,没有厕所,也没有洗手台,一时光实在憋不住,就掀起一张床位的垫子,吐在了下边,盖上后匆忙逃跑,脑子里一片空白。午休的时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害怕万一被发现了怎样办。果然,东窗事发,老师走进我们的房间,大声询问道:“是谁在隔壁屋小朋友床上吐了脏东西?”,我害怕得低着头不敢发出声来,感觉所有小朋友的目光都齐刷刷投向我。几秒钟后,听见老师大步冲过来,呵斥着让我把衣服脱下来,我很听话地照做了。老师拿着衣服,拖着我去到隔壁,把衣服当成抹布在处理被我弄脏的床铺,一瞬间心里很难受,但依旧不敢出声,眼泪也不明白什么时候已经在脸上纵横。

  此刻,我已经记不起幼儿园里那些小朋友的名字,也记不起那位老师的模样,只记得当时发生过这件事儿。总是不能释怀,脑中会出现无数个为什么,为什么自我小时候要有这样奇怪的病,为什么其他小朋友要投来异样的目光,为什么老师要惩罚我,把我的衣服当做抹布。我不能原谅自我,不能原谅小朋友,不能原谅老师,所以这件事儿到此刻还是那么清晰,无形中影响了我之后这么多年的生活。

  其实想想,这件事儿,不需要去怪罪谁,每个人都是在特定条件下做出的合理反应。我身体状况不佳,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不知如何应对突发状况也情有可原。平时就偶尔出现莫名呕吐,在类似的事情出现后,自然也就想到可能是我,小朋友们也并非对我真的有什么个性的看法。而老师,在处理完后,还是把我的衣服洗好晒干,对于不懂事儿的小孩儿,她也选取了谅解。

  所以,能够原谅那个不懂事儿的儿时的自我,能够原谅那些同样年幼的小朋友,也能够原谅那个也原谅过我的老师。

  02

  大话王们,可能真的是忘记了

  小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在意一些名誉上的东西,争取第一个获得小红花,争取第一批成为少先队员,争取成为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很多第一到此刻也已经忘记了,就记得这么两件事儿:我是第一批的少先队员,我热心帮忙过上学路上受伤的同学。这两件事儿有着很多共同点,第一我都引以为傲,第二我都以作文的形式作为记录并且表达过自我骄傲,第三都被很多同学质疑过。

  小时候就爱争取这些名誉,也喜欢不时提起去证明自我的优秀,每每这时,有些同学就会表示不屑,说我撒谎,说第一批的少先队员明明是副班长同学,和班长一齐送受伤同学回家的也是副班长同学。我百口莫辩,但却不知如何才能证明自我没有撒谎。之后慢慢提的少了,却深深的记着他们都是大话王。

  这几年学习工作中,慢慢才发现,大家都是很健忘的人,只有我是记住了太多的事儿,反而把自我给压垮了。

  “诶,你之前不是说要去XXX做项目吗,那边已经做完了?”

  “没有啊,没有要去呀。”

  “哦,那是我记错了。”

  很多朋友一年、半年前说的话,做的计划,我再提起想了解下他们进展如何的时候,很多人都会一脸懵逼,我也只好以“哦,那是我记错了”来结束这样貌尴尬的气氛。诸如此类的对话,发生过好多次。那小学时候的大话王们,也可能是真的忘了吧。

  当今的教育中,应对超多考试,我们总要要求自我记住更多资料,去应对变化万千的题目,觉得只有记得更多的东西,才能应付未来复杂多变的职场环境。想要鱼儿、鸟儿那般的自由,却不想要它们那般的健忘。到底是他们记错了,还是我记错了,都没有那么重要了,况且我也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进行论证,而且找证据不是又要求自我记住更多的东西了吗。对于大话王们,我选取忘记。

  03

  我们都是在追求自我所爱,仅此而已

  她和我是同一所大学,我们不在一个专业不在一个班。作为一个工科男,我更是将不善言谈发挥到了极致。本来可能到大学毕业也不会相遇,却在相遇后最终回归陌生,不愿接近。

  这几年,偶尔想起她,总会带着一些酸楚,从一开始的怨恨,到思索后的愧疚,以及一些怀念。

  一天课后,无事就在宿舍玩着游戏,室友玩轮滑刚回来,他跟我说轮滑社有个妹子也想一齐玩这游戏,我们一齐带她。他们都进入游戏后,我就加了她好友,“要拜师父吗?”“好啊,能够每一天做师徒任务刷经验啊!”这样,我就成了她的师父。那天晚上带着他们做任务、刷副本,玩得很开心。第二天是周末,原以为她会回家,她却早早登录游戏,我们就约她一块吃午饭,她也欣然同意。

  她也是工科专业,不带文艺气息,喜欢打游戏,扎着马尾,肤色略微黝黑,但是还蛮好看。她以前就玩过这款游戏,好像因为没人一齐玩吧,之后就很久没玩。她升级很快,游戏中的一些技巧明白的比我还多,我这师父也只是作为一个任务伙伴存在的。游戏中有很多动作、表情能够与朋友交互,我偶尔会对她摆出求婚的动作,她也会回以其他各样的动作。一开始是想开玩笑逗她,之后慢慢发现,自我是真喜欢她了。

  我加了他们轮滑社的群,找社长买了装备,想找到更多的机会跟她接近。约她去图书馆,帮她占座,给她买吃的。她之前自我去云南玩,说喜欢吃云南的鲜花饼,我就送了她好多,这之后成了我表达情感的一个方法,同样的送过其他一些人。

  我在追求她,她也明白我在追求她,但是我忘了室友跟我说过的,她在追求另外一个男生。

  我的追求没有章法,给她买吃的,陪她玩游戏,去轮滑场玩轮滑趁机看看她,但却都没能促成关系的发展。我那时候也很苦恼,不明白怎样才能让她理解我。想要在游戏中与她结成情侣关系,一再的要求,她为了让我放下,找了另外一个玩家结亲。我之后也就没有再登陆过游戏,甚至删除了她的QQ。

  •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你的大学余额已不足10天又是一年高考时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