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饶人处且饶人

得饶人处且饶人

得饶人处且饶人

雷尔·苏亚雷斯是1858~1872年的墨西哥总统,墨西哥著名的资产阶级革命家和杰出的民主主义者。他是个纯血统的印第安人,牧童出身,连续当了四任总统。微贱的出身和他建立的丰功伟绩,使他成为一个传奇人物。

一次,苏亚雷斯到维拉克鲁斯视察。他被迎进了卡利州长的官邸。州长给共和国总统安排了最好的房间,但苏亚雷斯借口奥坎波的房间更接近浴室,恳求和他交换。在总统一再要求下,奥坎波让步了。第二天清晨,苏亚雷斯走出房间到浴室去。没有水。他拍了几下手掌,来了一个名叫罗娜的女仆,她是个乡村妇女,已经不很年轻,还很有点脾气。

“你要什么?”这个女仆问道。

“请打一点水来。”苏亚雷斯请求她。

“你要乐意,就等着吧。好个爱干净的印第安人!我总得先招待总统吧!”

苏亚雷斯什么话也没说,就回自己房间里去了。过了一刻钟左右,总统又请她打点水来。

“你要乐意就等着,我得先伺候苏亚雷斯先生!真不像话!没见过你这么不识相的人!这么着急,您就自己动手嘛,水龙头就在那儿!”说着给他指点了庭院一角的一个盥洗处。

苏亚雷斯没对发脾气的罗娜说什么话,自己走去打水漱洗。

到吃午饭的时候,这个女仆穿上了她最好的衣服,心情紧张地盼着见到共和国总统,希望有机会荣幸地伺候他。

突然间,她看见那个不识相的印第安人穿一身黑色大礼服,在主人卡利陪同下,沿着走廊穿过大厅。

“那家伙也来了。”这个敦厚的女仆想道。

当女仆看见大家一直等那个印第安人坐到他的高背椅上之后才敢入座,她吓得面无人色,浑身哆嗦,不由得惊叫一声。大家转过身来瞧这尴尬的女仆,她哭得悲悲切切。苏亚雷斯站起身来,亲切地拉着她的胳臂说:“别哭了,小姐。您不要担心,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吗。如果您的工作是招待大家,那您就干去吧,因为这里每个人都应当尽自己的本分。”

“善良,是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且盲人可感之,聋人可闻之。”能宽恕他人,这是种美德,这是件很严肃、很重要的事。对人体贴入微、宽宏大量,这种美德是无价之宝。

  • 本文已影响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上一篇:心中的囚房 下一篇:拥有一颗宽容之心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