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感动的动物故事三篇

导语:在幼儿的故事里,一般会蕴涵许多社会性主题,例如友爱、勇敢、同情心、判断力、礼貌等等,幼儿故事对幼儿的成长帮助很大。这里励志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三篇令人感动的动物故事,希望你们喜欢。

令人感动的动物故事三篇

这些年来,我一直怀念着那只母性的灰蜘蛛。

那天,学校里放了秋假,我兴奋地跟着父母去村外忙秋。田野里,高出人一头的玉米稞,一钻进去,如同进入了迷宫,到处是沙沙的声音和满眼苍黄中斑驳的绿影。坷拉硌着脚板,叶子划着脖颈,粘湿的汗水贴着胸背。

我钻出玉米地,父母正在挥汗忙碌着,大片的玉米稞在他们身后放倒,齐刷刷的,子粒饱满的玉米聚成一座座小丘,金黄的玉米粒撑破了外衣,仿佛父亲裂嘴大笑时露出的牙齿。母亲对我说,你回家看看那只老母鸡怎样了,找几只蜘蛛给它吃。

我到家时,那只老母鸡正在草窝里伏着,若换了平时,这阵儿它怕是在去村头觅食了吧,但现在,被疾病折磨的它,已像垂暮的老人。昨天回家时,我看它还 能摇晃着走几步,今天病情显然越发厉害了。

我到处寻找着,草房里蜘蛛并不难寻找,不到一刻钟,我便发现了十几只,却没有一只是背部生着花纹的。我知道普通的蜘蛛对老母鸡的病没啥用,如果有用,母亲早把它治好了。母亲喜欢养鸡,从我一上初中,她便接连养了十几只,其它的鸡都因祖父有病在身,一只只宰杀了,惟独留下了这只。母亲说它下蛋最勤,留下它能积攒些鸡蛋下来。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发现了一只灰蜘蛛。我是寻觅了门洞和厨房之后才在班驳的北墙上看到它的。我看到它时,它正俯在网上,它的周围还 有几个幼小的蜘蛛。屋顶的风卷起房檐的黄草,灰蜘蛛的影子拉长在班驳的墙上,古怪地变换着表情,连半面墙壁都透出一种诡异。院外,庄稼回家的脚步正纷至沓来,院子里到处弥漫着玉米清新的芳香。

我仰头看着那只灰蜘蛛,它只给了我一个背部,如同我所认识的故乡,一般模糊。我伸出手去,我的手几乎要贴在它的背部上,突然看到它的身子上下晃动。灰蜘蛛发出的仿佛是一个信号,蛛网晃动后,几个幼小的蜘蛛便四下逃散。我担心灰蜘蛛也会逃去,所以左手举着准备好的小瓶,右手随时就要把它擒获。奇怪的是,它非但没有逃走,反而回转身来,瞪视着我,上身也翘了起来,一副战备状态。我的好奇心被它挑起了,便不急不慢地从旁边折了条小棍,捉弄着它。灰蜘蛛左档右撞着小棍,极其顽强。如此闹了几分种,蜘蛛突然转过身,迅速地向着屋顶爬去。我望着它小小的身影,竟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灰蜘蛛在纤细的丝网上快捷地爬动,它灵巧的身子轻轻颤动着,让我不由想起走钢丝的杂技女孩。

就这样,我看着灰蜘蛛一直逃上屋顶,并迅速地爬远。我本可以捉住它,以那根小棍轻易地划断蛛丝,截住它的退路,但是我没有这么做。因为当时我突然想起灰蜘蛛的勇气,对于比它高大千百倍的人来说,它只是个微不足道的蜘蛛呵,而它又为什么忽然逃去了呢?

很快,我就有了答案,是那些小蜘蛛。它们还 没有安全逃离时,眼前的危险再大,灰蜘蛛也不会畏惧,也不能畏惧。当小蜘蛛们安全而去,灰蜘蛛才生出逃生之念。

中午吃饭时,母亲问我,捉到蜘蛛了么?我低着头说,没有。

那天晚上,老母鸡便死了。

多少年来,正是这只灰蜘蛛让我无数次想到故乡,想到田野里草长莺飞,屋檐下细雨连绵;想到青青的麦苗和金黄的玉米;想到老家那面班驳的北墙。

曾有朋友问我,在你的记忆中,故乡让你最难忘的是什么?

我说,蜘蛛,一只母性的灰蜘蛛。

黑宝原先是条流浪狗,年初的一天,我和太太去上街,前面停着一辆小轿车,还 围着一圈人。太太不喜欢凑热闹,倒是我好奇,挤过去一看,原来是条黑色小狗被压短了腿,满地满身都是血。这狗很赃,却是一条京巴。我告诉太太是只小狗被压了,这时,狗发出的哀叫却把太太吸引了过去。我们挤进去后,听得有人说:“一只小狗,扔垃圾箱里得了!”有人想去抱小狗,但它怒吼着不让人靠近。也难怪啊,它受伤了,是被人伤害的。太太对司机说:“你先走吧,这狗交给我了。”司机感激一声,就开车走了。太太蹲下来,像对一个孩子一样对小狗说话,因狗是黑的,她随口就叫它黑宝:“黑宝,你受伤了,我得带你去治疗,要不,你会死的,好吗?”说也奇怪啊,这狗一直是吠着不让人靠近的,可听了太太的话,竟安静下来,太太说:“来,我抱你去看医生,乖啊。”太太抚着狗的腿,小狗真的顺从地进了她的怀里。

我们马上打了车往宠物医院赶,太太还 对小狗说:“黑宝忍一忍,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打了针,进行了包扎,小狗的一个前爪还 是没保住,只留住上半截腿。太太也不上街了,带了小狗回家去。她给小狗洗澡,要我去买火腿肠之类的东西来喂狗。

洗了澡,吃了东西,黑宝一下精神了许多,这是只漂亮的宠物狗啊,怎么就流浪在外了呢?

一个星期后,黑宝与我们是非常熟稔了,它的身体好了,虽然一条腿短了影响了走路,但不影响它的活泼。我和太太商量怎么把它送回到原主人那里去,可我们一点也不知道那个主人的消息。我们说话的时候,黑宝很是不安地走来走去,最后,它坐到太太身边,咬住她的裤子,抬着头,眼里竟流着泪。太太见了终是于心不忍,就说:“算了,我们把黑宝留下来吧。”它听了就竖起后退撒欢,就像孩子受了委屈后得到了安抚。

我嫌养狗麻烦,一次,我故意带它去很远的地方,然后乘着人多把它落下。我到家后,外面下起了大雨。到了夜里,太太担心起来了,说黑宝要是找不到主人又会成流浪狗。我笑她怎么这么有怜悯心了?

电闪雷鸣的晚上,太太怎么也睡不着。半夜,我们被一种怪异的声音吵醒,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撞门,我警觉地问:“谁?”没有人答,但我却听到是黑宝的声音。开了门,真是黑宝湿淋淋地站在门外。

“可怜的黑宝。”太太更是动容了。从此,我再不放弃黑宝了。

黑宝是个机灵的小家伙,我们教它诸如跳舞、握手、再见等动作,它一学就会,这给我们的闲暇生活带来不少乐趣。

一次,我出差,办完事回到宾馆,总觉得身边少了什么。闷闷的就给太太打电话,电话里听到了黑宝的声音,我恍悟,原来是黑宝不在身边啊!还 听邻居说,一个大白天里,我们都上班去了,有陌生人在我家门上捣弄着,是黑宝的吠声把那陌生人吓跑了。

黑宝就这样成了我家不可缺的一员。

一声槍响惊醒了本·纽曼,刺耳的声音穿透了房子厚厚的石墙。卧室里很冷,本·纽曼走下床的时候,身子禁不住哆嗦个不停。

他戴上眼镜,走向窗户。白色的霜雾覆盖了大地。在日出之前的静寂中,没看到什么运动着的物体。

本将眼光移向茂密的丛林。两周前,他曾在树林中看到过一只小鹿,他摒住兴奋的呼吸,看着小鹿走开了。本猜测着槍声来自何处,或许,槍声是来自梦中吧。

他向结冻的湖面望去,在湖边的林子里,他看到了金属的反光,当那物体移动的时候,本看清楚了,那是一条长槍。

一分钟后,一个男人从林子中走了出来,身上穿着猎装。一只鸟突然飞向天空,男人迅速取下扛在肩上的长槍并向鸟儿射去。

本望着鸟儿,祈祷着千万别被伤着。鸟儿飞向地面,钻进了高高的草丛中。

看来没事,本想。

猎手最初没有移动,之后开始搜寻那只鸟儿。

对猎手的憎恨在本心底燃烧,“喂!”他叫到。他的声音刺破了清晨的寂静。

猎手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接着搜寻鸟儿。

本又叫了一声,但这次猎手并没有停下,本开始向他走去,但本还 穿着睡衣,没走多远,便又折返到家中。他找到一把铁铲,猛烈地撞击着房子的石墙,他希望用这噪音,警告危险中的鸟儿和其他动物。

猎手向本望过来。

“不准打猎!”本吼道。“不准在我的地方打猎!”那个男人向本回道:“那我能在哪儿打猎?”

“南面,”本指着男人的身后说道,“往南走。”

猎手走开了。

本刚刚买到林中的这座房子。他想保护他这片土地上的每一样东西。他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遵守他警告牌上的话语:“禁止打猎”。

本刚刚穿好衣服,又听到了一声槍响。

本向湖边走去,他并不想与人发生争斗,但那个男人必须离开。他悄悄地走着,想出其不意地靠近猎手。但,靠近了他又能怎么样?他根本不是那个猎手的对手。

突然,他听到了鸟翅扑打干草的声音。本迅速地向声音的方向奔去。

他看到一个色彩斑斓的头,这是一只美丽的野鸡头。野鸡一动不动地卧在那里,等本靠近的时候,它试图飞走,但它的一只翅膀折断了。

本捡起野鸡,将它紧紧地揽在怀中。野鸡起初想挣扎着逃开,但不久就在本的臂膀中平静下来。本感觉到,它的身体温暖而笨重。

本决定将野鸡带回家中,治好它折断的翅膀,以使它重新飞起来。当他就要走出林子的时候,发现男人跟在他的身后。

“你刚刚发现的这只鸟吧?”猎手问道。

“是啊,”本回答说。

“它是我的!”

本有点害怕,想说点什么,嘴唇太干,没有说出来。他湿润了一下他的嘴唇说道:“不是。”

“我打中了它,我再说一遍,它是我的!”

“但它还 没有死,”本说道,“而且,在我的土地上,所有的东西都属于我。”

猎手将手伸向野鸡,“我会杀死它的,不管怎么说,这只鸟儿很快就会死掉的。”

本变得愤怒起来。“马上离开这里!”他吼道,“之前我就告诉过你,现在我再一次告诉你:离开我的地方!”

猎手俯视着这个个子矮小的男人,微笑道:“笑话。你是谁啊?”

本的声音因为恐惧和愤怒而颤抖。我是这片土地的主人。这里处处都挂着警告牌,上面明确写道:禁止打猎“不必动怒,先生,”猎手说道,“平静一下。”

男人冷冷的声音中暗藏着威胁。并且,他有一支槍,两只手臂都空着,而本则被占着。

猎手靠近一步说道:“把鸟儿给我!”

本因为愤怒而脸色发白。“不!”他的眼镜变得雾气腾腾,必须通过镜框上方才能看清男人。

“把鸟给我,我马上走开。”猎手说道。

“请你离开我的地方,”本对他说道:“立刻离开……这里不欢迎你!”

男人的脸涨红起来。“先生,我打了一辈子猎,我是在这里长大的。”

“那是过去的事情,”本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想知道。现在,我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让你离开。你穿过身后的林子,离开我的土地!”

“先生,”猎手说道,“理智一点。”

“我一直在尽可能地理智。”本说道,紧紧地抱着野鸡,“我只是想让你离开我的土地。”

猎手举起了他的槍。

冷风吹拂着本的脸。他注视着猎手陰沉的眼睛,心中充满了恐惧。现在还 不算太迟,他想,他只要将野鸡交给猎手,就可以安全地回到家中,结束这令人厌恶的一切。

野鸡虚弱地挣扎着,并发出一声野性而奇异的叫声。

本意识到,他决不能将野鸡交给猎手。这个想法给了本极大的力量,他不再恐惧。

“我永远不会让你杀掉这只鸟儿,”本说,“从这里离开。如果你试图夺走这只鸟儿,我就和你斗上一场……你有一支槍,你块头大,但这些吓不住我。你永远也别想得到这只鸟,除非你先杀了我。”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着。恐惧再次袭向本。他的膝盖开始抖动,内心极度不适。但他仍然挺直了身板,猜测着下一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地站了很长时间。树林出奇地静谧。猎手粗哑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你这个白痴。”猎手恶狠狠地说道。出乎本的预料,猎手缓慢地走开了。

本一直看着猎手走远。他的胳膊生疼,身体发冷,他赶紧回到了家中。

本抱着野鸡来到厨房,轻柔地将它放在地板上。野鸡一动不动。本摘下他那雾蒙蒙的眼镜,擦干脸,野鸡一直在看着他。本用柔和的手指轻轻地爱抚着它的羽毛。

本小心翼翼地研究着它受伤的翅膀。看起来已经没有恢复的希望。翅膀几乎要从身体上脱落下来,子弹已经打碎了骨头。

本意识到,这只鸟儿就要死了。他什么也帮不上它。他只是想知道,鸟儿是否感到痛苦,他想知道,它还 能活多长时间?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再让它忍受痛苦。

本能够马上结束它的痛苦。

他用手捏住了它的脖子。当他感觉到手指下的温暖时,他已无力杀死这个美丽的生灵。

眼泪涌满了他的眼眶。他曾经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将它救下,却没有能力延续它的生命,他并无丝毫悔意,至少,在它生命的最后时间里,他能够让它感受到温暖和关爱。

他知道他需要怎么做——他将一直抱着这只漂亮的野鸡,陪伴着它,轻柔地抚摸着它的羽毛,直到它离开这个世界

  •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名人励志故事精选三篇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