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份尽了,你是否还记得那个人?

我只是在想,我要是能化作一缕风就好了。

那样我就能够跟随你轻巧的步调,伴你去天之涯、海之角,或者在你不经意间,轻抚你如瀑的青丝,为你采摘一束幽雅的茉莉花,将花香藏于手心。

邂逅,只是由于缘分。你安静的笑扰动我薄如丝纱的心,我无奈抗拒你的相貌,为之深深痴迷、陶醉。相恋,我们初涉红尘,渴求一份能读懂彼此的心。也许,我们真的太年青,当有一天你的倩影如花飞湮灭,促地不留下一缕痕迹,让我的心无声落入泥泞。

事实不尽人意,而我老是难以忘记,难以忘却你回身的顽强,如蒲公英般摆脱另一半的双手。兴许你不晓得,我心坎的执着,却拼命不肯迈开的步子,只是在为等候一个奇观发明抚慰;你走后我强逞的欢颜,不外是粉饰我心底如尘埃跌定的落寞;再见你,我眼光的躲闪,实在是找个借口掩埋那些柔软的激动与诺言。我只是一路的感慨,这节令的变幻莫测,昨天仍是风跟日丽的清秋,今天就变作寒风萧瑟的寒冬。

还记得否?河畔且行,联袂相伴散步,草色之间凸显着混乱的卵石,有一颗上留下两个名字;荷风映月,为你轻奏一曲,竹笛里舒缓的发如雪,你说旋律像月光般清凉;幽梦如帘,星光闪耀着把梦交错,有个人牵了另一个人细微的手。

假如你还记得,我是快慰,还是欣然?

漫漫的长路,咱们的身影已相隔两处。即便重逢,生疏过于熟习,零落的花瓣又如何再企及密枝。如若忘却,心安之系搀杂两丝凄然,岁月躲去沧桑,我如何莫名苦楚?

倘若记得只是徒增懊恼,我又如何忍心你泪入情伤,我需替你忘却。

可我,可我还是不警惕的泄露着心底的丝丝隐痛,用一种无能为力的字句书写一段苍白的可有可无的记忆,让情感在轻揉慢捻间化作寥寥数语,借以疗慰。

花开花落,弹指也就一霎时。

却于昨夜,辗转后的侧身,时光信步走来,告知我花儿也会学会遗忘,忘却了含苞的羞怯,忘记了绽开的漂亮,也忘记了凋零的痛苦悲伤。她只深深的记得,她与天然的承诺,来春的鹄立枝头,再次远望新的景致。

那么我也将深深的记得,我与风儿的许诺,在恋情曾经经由的处所,问一声:花儿谢了,你可否记得那些芬芳?缘分尽了,你是否还记得那个人?

  •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淡然悲喜 寂静幸福爱已成了往事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