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遥远忧伤的歌

有风,没有你,繁华的都市热闹了听觉寂寞了心;有雨,没有你,躺在床上聆听雨声怎样汇成一串串的叹息与呜咽。就是在这样有风有雨的夜里,我流着泪一遍遍地细数记忆,一遍遍亲吻回忆,一直到天明……

不记得何时爱上了寂寞,或者说,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除了生计,一切热闹都与我无缘。不知道自己是以一种怎样的播种下寂寞,也不懂自已是如何寂寞地走着。只知道没有你的日子,一切有规律地进行着,时间和地点成了累赘,因为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天过着相同的。么?不,确切地说,是一种机械的运转。

你曾经说过,曾经的曾经,我们只是陌生人,以后的以后,我们还是陌生人。你知道吗?你说的一点也没错,起点和终点,是一种相同的局面。我不该为了一个陌生人沉沦失陷的,从陌生到陌生,是再好不过的结局。这个世界,谁没有了谁会活不下去?没有你,我还是活了下来,只是谁会了解,一个经历了沧桑的人,是再也不会有昔日的风采,再也找不回曾经的气概。

也曾苦苦地追寻,也曾问过离开到底是折磨还是解脱,或是纪念一段拥有过?无情的人太多,才会选择逃避吗?你是否记得我,还是情愿忘了我……

与你是怎样相遇的呢?

下着雨,你狼狈地在雨中走着,娇小的身躯像风雨中颤抖的玫瑰,手中那把为你准备的伞不由自主地为你撑起;你甩落发梢的雨滴,抬头对我感激的一笑,我便迷失在你颊畔浅浅的酒窝里。

认识你,是我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刻,还记得席慕容的那首诗: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跪求了五百年,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如果有前世,我坚信:我为今生与你的这份相遇,苦苦等待了绝对不止五百年。

常常觉得,一定是我祈求的不够,上苍才会如此匆忙的为我们之间划上句号。太美丽的相遇是不是都不能永恒?两天的是不是注定很美却很凄凉?但我们曾经如此深深地爱过,也曾经地醉过。那不是梦呵,我的指尖依旧留着你的气息,时时刻刻萦绕着,似乎你并未离开过,而我们相遇也还在昨天。可是恍惚间,你已那么遥远,让我再也感觉不到你的存在。

和每一对恋人一样,我们也曾在雨中奔跑嬉戏;在月夜徜徉于街区,在谈笑间发出年轻的梦呓,计划着我们的未来。那些日子啊,每一天都是甜得化不开的蜜,浓得化不开的情。却是那么的短暂,在我还未细细品尝时就离去了。

我不记得我们是怎样分手的,更不知为什么分手。只清楚的知道你离开了,你的背影在我的视线里消失了,而我却还来不及说什么,甚至还来不及把你的名字叫出口。

曾经的日子成了我每天必须回忆也只能回忆的东西。我不怨谁,我甚至感谢着上苍给过我一段美好的日子。让我在失眠的夜里还有一点东西可想,让我在漫漫的路上还有回忆的甜蜜相伴。从来不去追问离去的原因,问了又能怎样呢?拥有过,结局是喜是忧我们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啊!

我和你并非两条互不相干的平行线,至少,我曾全心全意的付出过。我想,我们应该是两条相交的直线,从陌生到相爱,然后越走越远。直线开始的延伸是为了交结,可交结后的延伸,只能更快的拉开彼此的距离。我们之间注定只有相遇不能相伴。

因为爱得不够深,所以我们对彼此不够信任,因为爱得不够真,所以我们还是要分散。是这样吗?也许是吧,无法肯定的答案。我并不怀疑我们的爱,一如我从来不恨你,也不恨我们的分离,既然爱过,就无法去恨,更何况,我的世界里从来不曾有恨。

记得你喜欢火红,你说它像荡漾着红潮的海洋,轻轻地簇拥着所有无奈地苍白。那种强烈而尖锐的色彩,只有在血脉中流动的血液才能激起的澎湃。但是那种火红却像地狱的火焰,燃烧着我们的一切。一滴一滴的泪哦,默默无语的熔化着火焰,轻轻地平伏着翻腾的火焰。浇来灭了所有的狷急,化作一缕表烟,留下残存的灰烬--残存的。

在所有的一切成为历史之后,不知道多年以后,如若我们相遇,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场面?当有一天,红颜变成了皓首,沧海变成了桑田,你是否还能记得我的容颜?我想,或者说,这份爱,只是一幅飘渺绝世的图,一首遥远忧伤的歌。

  •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带走了她半颗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