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往南吹,一路向北

转角的雨伞,抛弃了彩虹。太阳初升,微光初泛。

手里还拿着没写完的童话,口中还有没诉说的欲望,旁边的座位空着,始终空着。银杏树带走大风,四分五裂。

冷涩,忽然间解冻。那抹阳光,化为尘土,心如止水。

整夜遗忘。淡蓝那悲伤;四叶草淡笑,这么凄凉。抹去眼泪说好要顽强,坚强却变成泪水滑过脸庞。

在短暂的长途旅行中,谁是过往,谁是天堂?

窗前的蒲公英肆意疯长,无边无际,天南地北。

谁曾许下坚韧不拔的诺言,又是谁容易的将它丢在一旁。不是我,也不是你,是那好笑的时间。撕碎了从前,即便强颜欢笑,又怎么?

搁浅厮守,时过境迁,明天将来方长。

青春是张白纸,折成纸飞机,任它划破天空。

我感到够了!是时候适可而止了!阳光那么刺眼,却淡失了世界。兴许我自身就不属于这段旋律,励志歌曲,曲调的告别,不明事理。

风吹动了缄默的青丝,又将拨动谁的白发。

漫天的星星,它会飞过深谷,超出大陆,不要恼恨,不要徘徊。我始终都在流落,可我未曾见过海洋,我认为的遗忘,本来躺在你手上。我尽力微笑刚强,寂寞筑成一道围墙,也敌不外夜里,最温顺的月光。

从今天起,不再害怕阳光,就算它早已刺穿暗藏在微光里的心房

让孤独的滋味自在扩散,长此以往,随遇而安,佳期如梦,旧事如烟

——致、那开到荼靡的残暴时光

  •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风中的石榴裙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