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希望

《肖申克的救赎》,以安迪的锒铛入狱开始,以安迪的成功越狱结束,电影围绕“自由”,讲述的是这样一件事:由于律师认定银行家安迪以谋杀妻子与妻子的情人为名,指控安迪谋杀罪成立,于是,法官判了安迪终身监禁。以安迪锒铛入狱,白天在监狱里遭受的一系列事情包括屋顶上争取片刻的自由、建立全英格兰最好的图书馆、洗清怨屈被囚禁、劝告瑞德心怀期望为明线,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充满智慧的银行家形象,又以安迪暗地里谋划越狱为暗线,表达了只有心中怀有期望,自由便在眼前的道理。

  培根说过,“一次不公平的审判比多次不平的举动为祸尤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但是弄脏了水流,而不公平的决定则把水源破坏了。”美国宪法明确提出,公民有自由的权利,然而,这自由的落实却并不是那么自由。一桩案件的审判,没有确凿的人证,没有给予嫌疑人辩驳的余地,只凭着法官的个人情感。

  伴随着法庭高桌上的一声响亮的拍案声,在安迪的难以置信中,本案告结了。在监狱了呆了十多年,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汤姆·威廉姆斯——一个新来的犯人,他告诉了安迪其实凶手另有其人,并表示愿意出庭作证,指出正凶,却不料被典狱长诺顿暗中残害,只为图得安迪留着监狱,控制安迪,终身为自己效劳,帮忙自己逃税,洗钱。为了自己个人的利益,典狱长诺顿滥用权力,残害无辜,正所谓,金钱是万恶之源。知识和智慧,在病态的社会里有时无法得到正确的发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安迪的智慧,引起了典狱长的觊觎,也引来了祸端。

  这就是公平吗?这不禁令人想起了多年前在中国真实发生过的一桩冤假错案,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怨案。年轻的呼格吉勒图发现女尸后及时报警,却被冯志明当成凶手屈打成招,法庭上呼格吉勒图大喊冤枉,要求上诉,却被法官无视,一条年轻的生命被枪决,枪口子底下,一条无辜而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一个家庭也因此支离破碎,备受歧视。只为了冯志明的前途,葬送了呼格吉勒图的身家性命,赔上了呼格吉勒图一家人的前途。

  这绝不是我们所想要的。作为一个人,爱憎分明,我们都痛恨凶手,也同情死者,但是却不是要滥杀无辜。我们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自由与平等,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法治与公平。

  反思今日国民的素质,键盘侠层出不穷,网络暴力如影随形,多少人终日承受着键盘侠的讨伐,无论对错,多少人活在网络暴力的阴影下,不管是非。这些人利用方便的网络,做着违心的事情,不分是非对错、黑白曲直。说他们是“侠”,都是侮辱了侠客,倒不如说是“刽子手。”对此,我只想说,请给彼此一个公平的机会,在事实还未查清前。

  艺术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向来以自由平等著称的美国在历史上也有过真实的案列。20世纪50年代中后期到60年代,美国黑人掀起了美国历史上的“第二次重建”,即美国黑人民权运动,而引起这场运动的导火线却是亚巴拉马州蒙哥马利市的一位无名小卒——罗莎·帕克斯女士,由此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黑人抵制公共汽车运动,正是这场运动揭开了黑人民权运动新高潮的序幕。

  从古至今,公平向来只对统治阶级负责,统治者利用封建思想或是宗教神学对人类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剥削压迫,剥夺人类的思想和自我意识,构成公平的统治阶级和不公平的被统治阶级。

  然而,随着新时代的到来,人类自我意识的觉醒,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肯定人的价值和尊严,主张人生的目的是追求个人幸福和自我解放,认为人才是现实世界的创造者和主人,由此构成了人文主义的核心,构成文艺复兴的社会思潮。

  这是历史的进步,这标志着人开始成为真正好处上的“人”,不再是统治阶级的工具,与其他任何人一样——包括统治阶级,都有一样的权利和义务,公平地追求自己的权利,公平地履行自己的义务。

  在美国主流意识形态中,十分重要的资料即基督教孕育下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

  在《肖申克的救赎》中,典狱长诺顿曾说,“规则一,不得亵渎上帝,在我的监狱里不得有人亵渎上帝。”,“我只相信两样东西,纪律和圣经。把你们的思想交给上帝,把你们的身体交给我”。其中一个犯人问了句“何时吃饭”,便遭到了看守长哈德利的一顿暴打,“我们叫你吃的时候你就吃,叫你去厕所你就去厕所”,一边暴打,一边将规矩强行灌入犯人们的脑中。

  “所有的囚人回囚房里”,一个“囚”字,人困于门内,就像鸟困于牢笼里,向往蓝天的自由被束缚、被剥夺,在肖申克的监狱里,不能有思想,更没别说“期望”,剩下的,只有诺顿所谓的虚伪的“上帝”和被剥夺思想灵魂的身体,用一个成语“行尸走肉”来形容,再适合但是了。

  “赤裸裸地进囚笼,就像刚出生时那样。”赤裸着身体,洗澡,走路,消毒,没有一点点羞耻,因为在肖申克的监狱里,思想交给了上帝,所以没有思想;没有思想,也就没有所谓的羞耻之心了。人类最后的遮羞布——尊严,被人类自己在地上践踏,狠狠地践踏。人活着没有尊严,那与动物又有何区别?

  被假释的布鲁斯年迈而迷茫,他深知自己已不再年轻,没有体力,更没有知识。他试图以伤害他人的方式留在监狱,却不得而终。这是什么样的思想,才会有这样疯狂的举动。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人,一个心中没有期望的人,便注定了失败。50年的监狱生活,布鲁斯已经被肖申克监狱的高墙禁锢了、制度化了,禁锢了思想,制度化了人生。刚进监狱那时,马路上出现一辆汽车,那是了不起的事情了;出了监狱以后,马路上,各式各样的汽车,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年迈的布鲁斯听力下降,行动迟缓,在他工作的地方,备受歧视。他不适应外面的环境,不适应汽车,不适应买卖,老而无子,孤家寡人。肖申克监狱,这个捆绑了布鲁斯终生自由的地方,却成了他唯一的精神依托。因此,在离开了肖申克监狱之后,虽然有了人身自由,却没有思想,没有灵魂,行尸走肉,也难怪,屋梁上,白布挂着人头。

  “这些墙很搞笑。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这是瑞德的一段自白,一个在监狱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过来人的旁白,道出了布鲁斯的命运,也暗示了自己内心的黑暗。

  狱中的瑞德上厕所的时间都是制度化的,没有经过批准,一滴都不敢漏。出狱后的瑞德,每次上厕所都会不自觉地向经理报告,把在监狱生活的那套规则——“把你们的思想交给上帝,把你们的身体交给我”——带到了日常,凡事规规矩矩,留意谨慎,活得像个奴隶——低贱而卑微。在过去30年的监狱生活,瑞德无时无刻不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深感内疚,当他回首以前走过的弯路,他懊悔而无奈,懊悔的是年轻的自己不懂事,采用了极端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无奈的是年老的自己学会了用其他方法和平地解决事情,却再也来不及了——“我做不到了。那个年轻人早已淹没在岁月的长河里,只留下一个老人孤独地应对过去。重新做人?骗人罢了!”进了肖申克的监狱,没了未来,只有对过去的回忆。所以,他不屑再对假释官们阿谀奉承,他不在乎有没有被假释,这是瑞德作为一名监狱老人的悲哀——他已经被制度化了,不愿去争取拿象征自由的假释,他似乎走上了布鲁斯的老路,“期望是件危险的事,期望能叫人发疯。”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本文已影响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上一篇:朋友好与坏,在乎沟通与关怀 下一篇:骑行的快乐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