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我离开家乡已经有5年了,前前后后已经更换过5个地方,差不多每年都会换个住处。这个新家我并不太喜欢,钢精水泥环绕四周,左邻右舍之间也很少说话,大家语言不通,难以交流。

每天我都必须呆在这间不足十平米的屋子里,他们不让我出去,说是为了我的安全,怕别人欺负我,怕我受到伤害。在家里我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仰躺在床上,意兴阑珊地播弄着手指,有时望着天花板发呆,想起了我的家乡……

那里蓝天碧水,到处可见郁郁葱葱的大树,尽管常年高温,阳光也很强烈很刺眼,但我家被宽厚的树叶遮蔽着,丝毫没有感觉到炎热,我们一家子生活在一起共享天伦。

爸爸是一家之主,高大魁梧,在我们家里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地位。那时,爷爷奶奶早已经入土,去世时我还没出生。我们7个兄妹和父母亲一起生活,那时,我还经常逗那刚满月的弟弟,妈妈则保护着他,时常责备我。那时,每当我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心中总会泛起无限的憧憬,希望我们一家能永远在一起。那时,我可以肆无忌惮得到处奔跑,去隔壁村子窜门,去见我喜欢的女孩,虽然总被他家里人赶出来,但我还是能一次次跑去见她,带她出去散步。那时……

时间就象我家门前的那条大河,永远不会因为我们的眷顾而停止。一晃已经整整5年了,在这个钢精水泥的牢笼里,四面冰冷,我孤单一人……

记得上次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出去也已经有1年多了,被带回来时,为了惩罚我,整整一天没让我吃东西。

我无能为力,空虚地望着天花板,在脑子里反复地描绘着家乡的模样,年老的爸爸妈妈,还没满月的可爱弟弟,还有我最爱的她。他们还健康吗?弟弟应该已经娶妻生子了吧?还有她,也许已为人母。

透过天花板上的天窗,我仿佛长了翅膀,冲出了冰冷的屋子,飞向了地球的另一边。我仿佛翱翔在浩瀚无边的大西洋上空,耳边风声呼啸,身下一群鸣唤着的海鸥飞过,贴着海平面我感到了什么叫一望无际,呼吸间嗅到了海水咸腥的味道,带着这股气息我跨越了绵长刚果河,在高大的丛林间穿梭,在茂密非常的热带雨林里呼吸,终于在那熟悉的大树下停了下来,看到了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弟弟,还有我的心上人……

泪水无声得从我的眼角淌落,渗入鬓角,浸透了脑后稀疏的头发。

“妈妈,快看,里面的黑猩猩躺在树上数脚趾呢?真滑稽!”巨大的玻璃墙后,一个天真孩童拉着母亲的衣角激动地挥舞着手,不时用手指着我大笑,也许他是第一次见到我的样子。

每天无数的人从我家门外经过,观察着我的一切,就算我掰弄着脚趾他们都会大笑不止。我已经习惯他们的目光,我麻木得已经没有任何羞耻感,在人前小便,在人前上窜下跳,爬树,睡觉。我的邻居狒狒,眼睛猴和长臂猿也早已经习惯了游客的目光,和我一样,他们每天都在发呆。

我知道我已经不可能逃离这座笼子,已经无法回到我的非洲老家,回到蓝天碧水,回到那郁郁葱葱的丛林,回到绿叶遮蔽下的家。虽然人类能够禁锢我的躯体却无法禁锢我的思想,每当我透过天窗仰望着天空,我的思绪总能带我飞回家乡,和从前一样在丛林里生活,带着我爱的人在充满新鲜空气的柔软草地上狂奔,追逐着我们的自由……

——动物园里大猩猩的自述

  •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我们之间的事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