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那个味道

  和她的相逢是在一家叫做“暖暖细雨”咖啡店。那并不是全国的顶级连锁咖啡店,只是一家相悖于城市猫腻在巷子里的古桐木咖啡厅,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除了那些真正想感受咖啡的人才会追逐他的脚步。伟来这里是四年前,那时他还刚刚毕业,每天穿梭于城市的每个角落为了工作奔波,直到有一天他穿过这条小巷子的时候被它的味道所吸引。莫名其妙的点了一杯咖啡,他的名字叫“卡布奇诺”花光了身上仅剩的60元,于是他恳求老板将他留下,哪怕是做服务员都成。他就这样被它所牵引,直到四年后的今天,他又被同样的牵引,只是这次是一个女人。

  伟注意她说来奇怪不是因为她的外表,而是由于她的一系列的做法,她进来的时候要了一杯拿铁,就那样的直直的走向了离窗户最近的位置,但是因为人多,今天那个位置已经有人坐了,开始的时候伟看见她低头和座位上的人说了些话,然后就径直向服务台走了过来。“对不起,我想找一下你们的经理”“您好,小姐,我就是,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伟微笑着说,她上下打量了一下伟,然后头也不回的说“我要座窗口那个位置”然后用手指了指。伟见这种人见多了,于是很客气的说“小姐,我们这里的空位子很多,你可以选择其他位置的”“我看见了,可是我就要坐那个位置”“这不太好吧,那里已经有客人了,要不这样,下次您来的时候提前预约我给您留着”她一直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伟,然后说了一句“你真的以为能留得住吗?”就转身出去了。伟站在那里想了半天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小姐,你的拿铁好了”一个服务员喊道。“算了,这个钱我垫了吧”伟和那个服务员说。中午吃饭的时候,伟喝着咖啡就又想起了那张脸,不会很迷人但是就是有一种吸引力,是带刺的玫瑰吗?不是,伟在想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呢,一个念想,像烟一样的女子,伟淡然了,就是烟,明知会上瘾却还是想要去尝试。

  就这样几天之后,伟接到了一个电话,“你是经理吗?我要预订靠窗户的位子”伟正要问几点过来的时候那边已经挂线了,就这样一直等到下班的时候他还是没有来,其实那个位置开始也有几个人要坐的,伟都说有人预定了,最后连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着这个位置了,因为公司有规定只要客人两个小时之内不来的话是可以取消其预订资格的,但是伟就是想一直这样留着。下班的时候所有人都走了,只有伟自己还等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会过来。可是一直到晚上十点的时候他也没有来,伟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什么都不了解的人竟然这样傻傻的等到了现在。起身要走的时候借着路上忽明忽暗的灯光伟看见了一个蜷缩的身影,那样的孤独那样的单薄,伟走过去将他扶起“你没事吧”伟问。那个女子侧头,伟认出了她就是预定座位的女子,只是今天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天的气势汹汹,相反是一种忧伤和痛苦。“有什么不舒服吗”“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痛,”“我扶你进去坐一会吧”伟把她扶到咖啡厅坐下,但是她还是很执拗的走到了那个位置才坐下。“你没事吧?要不要到医院”“没事,”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就那样沉默了好一会,那个女子先说话了。“谢谢你”“额,?”伟抬头看着她。“本来我以为你那天和我所得那些话都只是一个工作人员对一个客人的托词而已,却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给我一直留着这个位置,为什么要这样做?”伟忽然觉得很心虚不敢看她的脸“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本来你也有预定位置的”“可是不是只能保留两个小时吗?”“这,这个”“我是常客”没等到伟说话,她便这样说了。伟忽然觉得很尴尬,“我给你煮杯咖啡,还是拿铁吗?”伟故意岔开话题。“我不喝拿铁”伟站起来的身体又将在那里,“拿铁要配着冰激凌喝”她可能看出了伟的诧异,赶忙解释说。伟站在那里没有动,他从不知道咖啡可以这样喝,当然他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孩子才会有这样得吃法。“好了,我已经没事了,我要走了,今天谢谢你,”说着站起来向外走去,伟就那样一直目送着她出去,要出门的时候,她说“我很久没有相信男人了”就头也不回的出去了。伟一直愣在那里,等他想要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没影了。

  就这样,一连几天伟都会将那个位置留在那里,因为他总觉得那名女子还会再来。下边的员工都说最近经理很奇怪,明明就没有人预订,他却偏要把她留在那里,即使人那么多了,他都不会让人家坐,他们还说老板也太宠他了,好几次他都看见他那样做了,竟然都没有制止。大家还说你们不知道吗,老板无儿无女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了。对于所有的这些伟都知道,不过有一点让伟也觉得很奇妙,就是老板对他真的很好,50多岁的年龄,却只有四十岁的脸,开这个咖啡厅已经二十年了,生意一直很好但是却不像其他的生意人一样忙着开分店,也不会斤斤计较生意的好坏,给员工的福利总是媲美那些外资企业,当然关于老板的传闻很多,但是在伟心里面他一直觉得老板是真正的老板。只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无妻无儿无女呢?那天,伟正在和一个客人解释位置有人预定的时候。那个女子进来了。“对不起,这个位置我已经预定了,”伟一回头看见了她,和前两次不一样,这次他竟然脸上带着微笑,坐定了之后,就对伟说“你知道我要什么吧?”伟一时恍惚,竟然觉得那种笑有点不真实。“还是拿铁?”“恩,不过我觉得你应该附赠冰激凌,还是香草味道的”她俏皮的对伟说。伟朝他笑笑,径直走到了服务台,随后叫一个服务员去买香草冰激淋,自己则用心的在煮咖啡,全部弄好之后,他亲自给他端了过去。“谢谢,对你的服务我很满意”他故意很庄重的说,这次伟看着她的那个严肃劲忽然很想笑,但是却狠狠地憋了回去。直到下班,她都一直没有走,伟知道她在等他,可是却故意说"“怎么还不走,我们要关门了”“我还有东西没有还给你呢?”“什么”“你的香草冰激凌啊”。伟看着她说“但是我不喜欢吃冰激凌”“那你想好吃什么给我打电话吧”说着给他手里塞了张名片走了。“艾嫣,化妆师”伟看着那个名字,觉得她更是烟一样的女子了。

  第二天晚上下班的时候,伟便熬不住了,他想了很久决定打这个电话,“你好,我是艾嫣,请问您是哪位?”“我,我是……那个香草”伟一时语无伦次。“哦,是你啊,你在哪呢?”“我在咖啡厅等你吧”“那是你的家吗?你怎么总是在那里?”“哦,那要不你选地方,我都可以的”“呵呵。看把你紧张的。和你开玩笑的,那你等我啊”“哦,”挂了电话,伟又跑到隔壁的冷饮吧买了冰激凌回来,又煮了浓浓的咖啡,正在发呆的时候,老板出来了“我要回去了,你可不要浪费我的咖啡,加油,知道吧”“哎,我知道”伟不好意思的说。老板走了,伟在想老板就是他的贵人。正想着,他进来了,“外面好冷啊,北方的初春还是有点冷”伟赶忙端上了刚煮好的咖啡,又从冰箱里取出了冰激凌,说“赶紧喝点,现在还热的呢”他忽然不说话了一直看着伟,然后端着咖啡径直向那个座位走去。“你是不是因为咖啡苦才要配着冰激凌啊?”这个问题伟一直都想问。“你觉得是吗?”“我觉得不像,因为如果仅仅是苦的话可以加糖”“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问"”伟又看见了那种眼神,忧伤的令人怜惜。沉默了一会,伟说“你可以告诉我,说出来会好受一些的”伟还想说什么,她已经开始抽泣了,伟默默地坐在了他的身旁将面巾纸递给了她,好一会之后,她说“之所以这样吃,是因为我原来的男朋友。因为他总是说冰激凌的冷和咖啡的热这样的结合会让人痛彻心扉,那么强烈那么刺激,而且一定要是拿铁,只有拿铁才会有那样浓郁的口感,这种感受是任何一种食物都给不了的,这是一种享受,可是我始终都不能接受这样强烈的刺激,终于有一天,他对我说我们分手吧,我说告诉我原因,他竟然说我不是他要找的拿铁配冰激凌,还说我没有给他那种强烈的刺激感,我给了他狠狠地一巴掌,我不知道那种感觉会是那样的重要,你知道吗?他曾经和我就坐在这个位置就像现在的我们一样,当时他和我说,全城只有这个地方的咖啡最够味,你不喜欢也没有关系,你只要记得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坐在这里我肯定会找到你,我永远都会坐在这里等你,我的位置永远为你留着,听到这些的我当时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后来他竟然和我分手了,就是因为我不是他要的味道。”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一会哭一会笑的,伟好想告诉他忘掉这一切吧。但是她却还在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伟说“分手之后,我好想他,我好想找到这种感觉,于是那天我来到了这里,碰巧没有位置,碰巧又遇到了你,碰巧你又说了给我留位置的话,碰巧你还真的给我留了位置,碰巧我们还能在见面”说完她就那样看着伟,“我帮你换一杯”伟边说边站起来。拿她眼前咖啡的时候她抓住了伟得手,“为什么要这样做”她问。“我给你换一杯,这已经凉了,对胃不好”“你为什么要对我好,我是你要的味道吗?”她紧紧地抓住伟,伟看着她,“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拿铁配冰激凌,说实话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伟很认真的看着她说。她放开了抓着伟得手。伟冲了一杯牛奶给她,“给,这个对身体好”她看着牛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过奶香了,伟好像看见了她的脸上有着浅浅的笑。那天晚上很平静,一直到天亮她说还要赶个化妆会呢,伟说你慢点,晚上我去接你。她没有说好还是不好,只是说“路上堵车,最好早点出发”说完就跑出去了。伟笑了,觉得还是牛奶适合她。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本文已影响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上一篇: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下一篇:年轻那件事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