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思亲

“清明前后,种瓜点豆”

  又是一年农忙时,老家的淮河边沙地又搭起了一片片白色的塑料大棚。从旁边经过只闻人声却不能确定从哪个棚里传来,只要再靠近些,透过朦胧的雾气看到有人影在棚里晃动但又不能分辨出男女。

  等到半夜或黄昏出工,才见人们穿着灰扑扑的单衣弯腰撤出,一绺绺汗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疲惫又快乐,或许他们曾经看到歉收的希冀。

  “看花容易绣花难”

  种菜远比买菜费事几十倍,母亲那双终年皲裂的手证明了种菜的的辛劳。

  那时父母亲种两亩菜地喂一头母猪就是我家全部支出来源,为了收成好,父母精耕细作,尤其在多雨的春季,瞅好晴天赶忙犁地收获,有时来不及整地又怕地太湿耽搁移栽,就提早用塑料布盖上。洛克菲勒名言

  那一季儿父母亲起早贪黑,简衣素食,把该种的都种上才稍稍松口吻。母亲常说“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就是这种心情吧!

  农家总是祈求风调雨顺,但有时天不遂人愿,冷空气经常半夜来袭,父母亲不得不摸黑加固蔬菜大棚,在棚顶多勒几道绳子,周围再压一圈泥土,特地深挖排水沟,直到大棚不再“啪啪”作响才担心地回家。

  有时在“呜呜”的夜风中醒来还惦念着大棚的安危,天刚放亮就披衣下床奔向地头,看到大棚平安无事才把一颗悬着的心放回肚里。综合素质评价

  若是遇上暴雪,半夜铁定要起来除雪,避免大棚被雪压塌。有的大棚摧枯拉朽,竹竿折了,塑料布也被狂风撕裂了几道口子,母亲赶忙找来针线费力地补好,再观察菜苗能否冻伤,忙完这一切已临近半夜,才想起早饭还未吃,饥肠辘辘。

  阳春三月的户外,和风送暖温馨惬意,但是大棚里却是桑拿天,雾气蒸腾。父母就在这样的低温下栽种,除草,浇水,采摘,衣服每一天都汗湿几次。为防止着凉,母亲总是穿单衣里面罩一件旧棉袄,进棚脱,出棚穿,春忙完毕,早已分辨不出棉袄的本性,衣襟儿和袖口都糊满了泥土。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父母的辛劳没有白费,提早上市的蔬菜卖了好价钱,比拟令人欣喜。

  母亲少数时辰在菜地里繁忙,一年四季都有忙不完的活计,(句子吧r5a.cn)只要下雨天不能下地干活儿,她才无暇儿坐在家里,当然也不闲着,不是缝补缀补就是纳底子做鞋。

  很少看到母亲与姑嫂妯娌坐在一齐闲谈,偶然串门儿也是借农具或讨个鞋样。只要下雨天儿我才觉得母亲可以歇歇了,盼着老天爷多下几天,母亲却急得不行,不时地吩咐父亲去地里看看排水沟能否壅堵,积水深不深。天刚放晴,母亲又下地了,张罗着一切能做的活计,盼着蔬菜长得更旺盛,恨不能从地里刨出个金疙瘩。

  世事难料,有时菜价太低,进城卖菜的父亲回来后心情不高,母亲除了陪着叹息也无计可施,又不忍心辛辛劳苦种的菜烂掉,只好贱卖处置,生活还要持续。父母日复一日地劳作,勉强凑够了我和哥的学费,不欠内债也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

  母亲终身劳安逸碌,为了一双儿女流尽最初一滴汗,还没能享用到点滴回馈之恩就罹病分开了我们,这成了我心中永远的悔与痛。

  清明又至,看到父老同乡开端在田野里收获希冀,真诚地祝愿他们劳有所得,日子越过越好。

  • 本文已影响

    微信公众号: 【从容美文网】 crongcn

    上一篇:你不晓得我有多么爱你 下一篇:当你孤独时你会想起谁

    最新文章

    关于本站|联系我们|广告合作|版权声明|隐私保护|杂志订阅